2019-09-05 22:08:58

秦戈倒是想問問清楚怎么回事,但是馬丁靈很著急,催促他馬上過去之后就掛了電話。

“叮咚!”

緊接著就是一條地址信息發了過來。

上面還有一個鏈接,點開直接就是地圖模式。

“難道是昨晚那個學長?”

秦戈知道事情緊急,耽誤不起,月半夏如果真以這種方式被男人玷污,別說對月牙兒是沉重的傷害,他秦戈也絕對接受不了;于是趕緊讓二姨開車,自己抱著月牙兒坐上后座,以最快的速度趕往馬丁靈發來的位置——

紅日會所。

秦戈已經解除了二姨的龍血圖錄攝魂效果。

如此狀態,她開車才能更加靈活安全。

秦戈自己也會開車,但他駕照沒在身邊,當時被警察抓住然后坐牢之后,就沒有回去過學校,連出租屋也沒回去,不過所有的東西他都拜托一位朋友收起來了。

有空得去拿一下。

一路上,二姨不停的問是怎么回事,顯得很緊張,秦戈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,只說是馬丁靈打電話來交待的,具體到了才知道。

好在紅日會所距離梧桐樹下別墅小區不是很遠,很快就到了附近。

可是,沒想到在鄰近的路口發生堵車,過不去了。

“二姨,我先過去。”

在路上,秦戈就把月牙兒放在了旁邊的兒童座椅上。

這個時候直接打開車門,竄了出去。

后面傳來二姨的喊聲:“秦小子,一定要把半夏平安帶回來,不然我跟你沒完!”

可秦戈早已穿過馬路,風一般朝著紅日會所大門沖過去。

二姨趕緊撥打月半夏的手機,依然處于關機。

給馬丁靈打,她說在比較遠的地方,正在趕來的路上。

…………

“先生,請出示會員卡!”

“我們會所是邀請會員制,沒有會員卡的話,不能進去。”

秦戈被擋了下來。

秦戈皺眉,說道:“我有急事進去,救人的。”

可兩名保安就是不放行。

“龍神敕令,陰神借法,攝魂!”

“閃開!”

對視過眼神,兩名保安立即乖乖讓道,把秦戈放了進去;半分鐘之后,才猛的醒了過來,但懵懵懂懂,對剛才發生什么事情一無所知。

“剛才那個小子呢?”

“識趣的走了吧,估計是哪里的清潔工,居然也想進咱們會所,哼!”

這次的攝魂效果只持續了半分鐘,是因為……使用龍血圖錄的攝魂技是要消耗精神力的,之前對二姨施展的時候用太多了,現在精神力有點不足,需要好好睡一覺才能恢復過來。

進了會所之后,發現里面一個個全都是包廂,這就有點難辦了。

這時,有穿著旗袍非常性感美麗的服務員上來詢問,要什么安排。

秦戈只能謊稱:“已經訂了包廂,我朋友已經在里面了,你去忙吧!”

服務員繼續服務:“請問是幾號包廂,我帶您過去。”

秦戈哪里知道是幾號包廂。

為免糾纏過多被人懷疑,只好故技重施:“美女,你的眼睛真漂亮,像玻璃彈珠一樣,是假的嗎?”

“什么?”

服務員瞪大眼睛,然后就中了秦戈的攝魂技,暈暈乎乎走回去了。

揉了揉腦袋,攝魂用多了頭疼。

可還是找不到月半夏,因為馬丁靈給他的地址沒有包廂號,正要給馬丁靈打電話,忽然看到前面一個女人的身影,不就是月半夏嗎?

她好像是剛上完廁所,然后走進了一個包廂。

秦戈大喜,連忙將手機塞兜里,跟了上去。

然后聽到里面有個男人說話的聲音,似乎在勸酒。

秦戈心頭一緊,馬上推開房門,果然看到月半夏坐在位置上,端起酒杯正要喝下去。

“不能喝!”

秦戈大叫一聲,沖過去就把月半夏的高腳酒杯搶了過來,放在桌上。

坐在月半夏對面的,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,并非昨晚送月半夏回家的學長,秦戈微微奇怪了一下,但也沒多想;可能馬丁靈在電話里說的就是眼前的男人。

而那中年男人的表情,馬上沉了下來,很難看。

月半夏更是驚訝,愣了一下后,臉色就變的很冷:“你來這里做什么?誰讓你來的?你跟蹤我?”

秦戈頭還是有點痛,閉了閉眼,指著中年男人說道:“他是個人渣,習慣給女人下謎青藥,這酒不能喝,我是來帶你回去的。”

中年男人瞳孔一縮,神情巨變。

月半夏則是直接揚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秦戈的臉上,勃然大怒:“你神經??!姓秦的,你胡說八道什么?你是我什么人???我的事要你管嗎?就算這里面真的有藥,我喜歡喝,怎么了?關你屁事?”

秦戈被打懵了,臉上火辣辣的。

本來他是能輕松躲開,但是沒有防備,加上頭痛,就沒躲開;而這個時候,月半夏氣不打一處來,更是拿起那杯酒,劈頭蓋臉的甩在他的臉上。

“滾出去,以后我不想再看見你,永遠都不想。”

秦戈又氣又怒,特么的,老子緊趕慢趕來救你,你居然是這種態度?原來是你打定主意要跟這個中年男發生關系,老子是壞你好事了是吧?

中年男人終于開口:“半夏,他是誰?”

月半夏非常非常生氣,道:“一個坐過牢的神經病。”

這話,罵人揭短了。

秦戈眼神虛瞇了一下,升起一股暴虐的情緒,然后瞬間被平息,淡淡說道:“就算我是一個坐過牢的神經病,那也是你女兒的親生父親;不過,沒關系,你想跟這個年紀可以當你爸的男人發生關系,我一點意見都沒有,你們隨意,剛才破壞了你們的雅興,很抱歉。”

秦戈說完,轉身就離開了包廂。

馬勒戈壁,你愛跟誰上跟誰上,關老子鳥事!

走出紅日會所的大門,看到二姨抱著月牙兒也被保安擋在了門外,小月牙看見秦戈,馬上伸出手要抱抱:“拔,爸……”

秦戈抱過來,看著她充滿童趣的歡樂和純凈的眼睛,剛才的暴虐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;二姨著急忙慌的說:“半夏呢,找沒找到?人呢?”

她明明看見秦戈臉上的巴掌印,以及被潑了酒的狼狽,但好像沒看見一樣。

秦戈道:“找到了,她好的很,正跟一個老男人約會呢,人家是你情我愿,調劑情緒的藥都準備好了,咱們就不要去破壞氣氛了。”

話音剛落,后面響起女人近乎瘋狂的聲音:“王八蛋,你在說什么?再說一遍看看。”

12、一個耳光一杯酒

秦戈倒是想問問清楚怎么回事,但是馬丁靈很著急,催促他馬上過去之后就掛了電話。

“叮咚!”

緊接著就是一條地址信息發了過來。

上面還有一個鏈接,點開直接就是地圖模式。

“難道是昨晚那個學長?”

秦戈知道事情緊急,耽誤不起,月半夏如果真以這種方式被男人玷污,別說對月牙兒是沉重的傷害,他秦戈也絕對接受不了;于是趕緊讓二姨開車,自己抱著月牙兒坐上后座,以最快的速度趕往馬丁靈發來的位置——

紅日會所。

秦戈已經解除了二姨的龍血圖錄攝魂效果。

如此狀態,她開車才能更加靈活安全。

秦戈自己也會開車,但他駕照沒在身邊,當時被警察抓住然后坐牢之后,就沒有回去過學校,連出租屋也沒回去,不過所有的東西他都拜托一位朋友收起來了。

有空得去拿一下。

一路上,二姨不停的問是怎么回事,顯得很緊張,秦戈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,只說是馬丁靈打電話來交待的,具體到了才知道。

好在紅日會所距離梧桐樹下別墅小區不是很遠,很快就到了附近。

可是,沒想到在鄰近的路口發生堵車,過不去了。

“二姨,我先過去。”

在路上,秦戈就把月牙兒放在了旁邊的兒童座椅上。

這個時候直接打開車門,竄了出去。

后面傳來二姨的喊聲:“秦小子,一定要把半夏平安帶回來,不然我跟你沒完!”

可秦戈早已穿過馬路,風一般朝著紅日會所大門沖過去。

二姨趕緊撥打月半夏的手機,依然處于關機。

給馬丁靈打,她說在比較遠的地方,正在趕來的路上。

…………

“先生,請出示會員卡!”

“我們會所是邀請會員制,沒有會員卡的話,不能進去。”

秦戈被擋了下來。

秦戈皺眉,說道:“我有急事進去,救人的。”

可兩名保安就是不放行。

“龍神敕令,陰神借法,攝魂!”

“閃開!”

對視過眼神,兩名保安立即乖乖讓道,把秦戈放了進去;半分鐘之后,才猛的醒了過來,但懵懵懂懂,對剛才發生什么事情一無所知。

“剛才那個小子呢?”

“識趣的走了吧,估計是哪里的清潔工,居然也想進咱們會所,哼!”

這次的攝魂效果只持續了半分鐘,是因為……使用龍血圖錄的攝魂技是要消耗精神力的,之前對二姨施展的時候用太多了,現在精神力有點不足,需要好好睡一覺才能恢復過來。

進了會所之后,發現里面一個個全都是包廂,這就有點難辦了。

這時,有穿著旗袍非常性感美麗的服務員上來詢問,要什么安排。

秦戈只能謊稱:“已經訂了包廂,我朋友已經在里面了,你去忙吧!”

服務員繼續服務:“請問是幾號包廂,我帶您過去。”

秦戈哪里知道是幾號包廂。

為免糾纏過多被人懷疑,只好故技重施:“美女,你的眼睛真漂亮,像玻璃彈珠一樣,是假的嗎?”

“什么?”

服務員瞪大眼睛,然后就中了秦戈的攝魂技,暈暈乎乎走回去了。

揉了揉腦袋,攝魂用多了頭疼。

可還是找不到月半夏,因為馬丁靈給他的地址沒有包廂號,正要給馬丁靈打電話,忽然看到前面一個女人的身影,不就是月半夏嗎?

她好像是剛上完廁所,然后走進了一個包廂。

秦戈大喜,連忙將手機塞兜里,跟了上去。

然后聽到里面有個男人說話的聲音,似乎在勸酒。

秦戈心頭一緊,馬上推開房門,果然看到月半夏坐在位置上,端起酒杯正要喝下去。

“不能喝!”

秦戈大叫一聲,沖過去就把月半夏的高腳酒杯搶了過來,放在桌上。

坐在月半夏對面的,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,并非昨晚送月半夏回家的學長,秦戈微微奇怪了一下,但也沒多想;可能馬丁靈在電話里說的就是眼前的男人。

而那中年男人的表情,馬上沉了下來,很難看。

月半夏更是驚訝,愣了一下后,臉色就變的很冷:“你來這里做什么?誰讓你來的?你跟蹤我?”

秦戈頭還是有點痛,閉了閉眼,指著中年男人說道:“他是個人渣,習慣給女人下謎青藥,這酒不能喝,我是來帶你回去的。”

中年男人瞳孔一縮,神情巨變。

月半夏則是直接揚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秦戈的臉上,勃然大怒:“你神經??!姓秦的,你胡說八道什么?你是我什么人???我的事要你管嗎?就算這里面真的有藥,我喜歡喝,怎么了?關你屁事?”

秦戈被打懵了,臉上火辣辣的。

本來他是能輕松躲開,但是沒有防備,加上頭痛,就沒躲開;而這個時候,月半夏氣不打一處來,更是拿起那杯酒,劈頭蓋臉的甩在他的臉上。

“滾出去,以后我不想再看見你,永遠都不想。”

秦戈又氣又怒,特么的,老子緊趕慢趕來救你,你居然是這種態度?原來是你打定主意要跟這個中年男發生關系,老子是壞你好事了是吧?

中年男人終于開口:“半夏,他是誰?”

月半夏非常非常生氣,道:“一個坐過牢的神經病。”

這話,罵人揭短了。

秦戈眼神虛瞇了一下,升起一股暴虐的情緒,然后瞬間被平息,淡淡說道:“就算我是一個坐過牢的神經病,那也是你女兒的親生父親;不過,沒關系,你想跟這個年紀可以當你爸的男人發生關系,我一點意見都沒有,你們隨意,剛才破壞了你們的雅興,很抱歉。”

秦戈說完,轉身就離開了包廂。

馬勒戈壁,你愛跟誰上跟誰上,關老子鳥事!

走出紅日會所的大門,看到二姨抱著月牙兒也被保安擋在了門外,小月牙看見秦戈,馬上伸出手要抱抱:“拔,爸……”

秦戈抱過來,看著她充滿童趣的歡樂和純凈的眼睛,剛才的暴虐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;二姨著急忙慌的說:“半夏呢,找沒找到?人呢?”

她明明看見秦戈臉上的巴掌印,以及被潑了酒的狼狽,但好像沒看見一樣。

秦戈道:“找到了,她好的很,正跟一個老男人約會呢,人家是你情我愿,調劑情緒的藥都準備好了,咱們就不要去破壞氣氛了。”

話音剛落,后面響起女人近乎瘋狂的聲音:“王八蛋,你在說什么?再說一遍看看。”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手機版
四川金7乐下载